情感积累欠缺,矫揉造作;立意肤浅,认识能力偏低;写法粗鄙,语言枯燥。
会一直写,尝试改掉这些缺点。
 
 

【千宏】情怀(六)

文:林摇扇子

CP:易烊千玺X刘志宏

17.

刘志宏觉得他们这样也算是处于热恋期了吧,毕竟小年轻在一起粘粘糊糊甜甜蜜蜜,荷尔蒙分泌起来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神表情甚至肢体上的触碰,惹得王源直呼虐狗全然不顾顶楼某位学长的感受。

 

然而恋爱不管进行得多么如火如荼俩人是多么的如胶似漆,也不能改变生地中考正在在逼近的事实,荷尔蒙也终究在应试教育的考试面前败下阵来。

 

刘志宏刚在办公室向老师要了几份新卷子,回座位的时候一边想着等会儿大课间再复习两个单元一边整理模拟卷,手边几本厚厚的练习册里是满满当当的笔记。一阵冷风从窗户开出的细缝溜进来,激得刘志宏抖擞了一下。

 

近来天气闷热却又生出冷风,几场雨下来早已分不清春夏。刘志宏望着窗外铅灰,一时间愣了神,黑板上的倒计时是自己负责的,每天都用红红的笔写上仿佛可以被定格的日子,岁月小偷的悄无声息在数字面前原形毕露。

 

 

“刘志宏,还不走!今天食堂不是有你爱吃的豆腐吗?”

 

惯性地抄起书包,刘志宏几步跨到声源处,狠狠地敲了王源的脑门,同时一把拉走在旁边偷笑的千玺奔向通往食堂的路。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唬得王源慢了好几拍,回过神来已经看不见另外俩人的身影。

 

“刘志宏你没人性!!!”咋咋呼呼地挥着拳头,冷静下来还是偷笑着跑到楼上等人。

 

 

“好想吃豆腐啊。”刘志宏捶胸顿足,“刚刚就应该再跑快一点的。”

“谁叫你在教室里发呆啊。”千玺把擦干的饭盒放到架子上,又坐在刘志宏旁边帮他把盒里剩余的南瓜吃掉,见他还是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真的想吃豆腐?”

“唔……”

千玺左右瞧了几下,朝刘志宏的脸蛋上吧唧一口。

“好了,吃到豆腐了,快去洗碗吧。”千玺得逞地笑了笑,手在刘志宏背后推一把。

刘志宏瞪圆了眼睛往前踉跄了几步,等迷迷糊糊洗完碗才明白千玺的意思。

 

到底是谁在吃豆腐啊。

 

 

 

被自己擦掉再重写的数字越变越小,直到刘志宏不可避免地划上1这个鲜红明艳的数字。放学前老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注意事项,刘志宏难得放了空,这种不实在感随着中考临近愈发强烈,到了今天是彻头彻尾的慌乱。刘志宏自诩面临考试心态向来很好,偏偏这次不是。

 

幸运的是刘志宏所在的考场就在本班。踩点的时候望着桌椅比平时少了大半的教室被贴上封条,竟觉得有些陌生,然而里面却有一个熟悉无比的座位。刘志宏可以想象座位的主人是如何在这个座位上提笔做题,握笔的手骨节分明,往上是挺拔的鼻梁,皱眉思考的模样曾经让刘志宏痴迷地喜欢。

 

看着准考证上的座位号,刘志宏突然觉得考试什么的都不是事儿了。

 

 

 

两科考试一个上午就结束,所有紧张筹备在短短的时间里就见效果。

 

剩下的几周因为少了生地而倍感放松,期末备考也在还算轻松诙谐的气氛里过去,马上迎来的暑假又一次被推向新潮。

 

成绩出的前一天刘志宏在忽而转晴的大太阳底下,选择躲在屋里吹空调,嘴里叼着冰棍直到嘴巴发麻才反应过来,恍然间觉得果然人生如戏。自刘妈妈和千玺妈妈见过一面,俩人志趣相投相见恨晚,见面次数直逼一天一次的频率。更甚早在三个月前她们就在一起筹划给儿子们弄个惊喜,早早办了通行证和入台证,准备暑假带小孩儿去台湾玩段时间。

 

 

 

18.

 

刘志宏草草收拾好行李就冲到阳台深深地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然后极为舒缓地吐出来。把头往下探是一个酒店花园,树木葱茏,颜色浓郁的竹节兰围着开在一片空地旁,几条鹅卵石小道都通往这里。不远处就是大海,大片大片的雪白浪花从远边涌来,沙滩在阳光下泛着白光。

 

从小住在群山险峻的山城里的刘志宏对大海有着执念般的憧憬和向往,从来只出现在平面里的蓝色在眼前如此鲜活动人。

 

 

晚上在酒店解决了到台的第一餐晚饭,大人们商量下决定去海边散步。刘志宏把最后一口炒面放进嘴里,抿了口柠檬水,忍不住抬眼看坐在对面的人,刚好他也转过头来,俩人相视一笑,气氛和谐到刘志远觉得仿佛这俩才是亲兄弟,可是却又好像有什么不同。

 

傍晚海边游玩的人大多已经离开,只稀疏的人影残留在海边。刘志宏和千玺并肩走在最后,海风徐徐吹来,掀开刘海拂过脸庞,本应兴奋过度的刘志宏只觉得在长辈前和千玺亲近总有些尴尬,只是感受着身旁的体温和细细的呼吸,仿佛回到刚开始暗恋千玺的时候,偷偷摸摸走在他附近却不说话,只是现在的距离大概是当时不敢想的吧。

 

 

回到酒店房间刘志宏才发现一个更尴尬的事情,他跟易烊千玺睡一个房间。

 

“我中午怎么没看见你啊。”

“我进来的时候你在阳台,我出去的时候你也在阳台。我还以为你是害羞了,所以你是真没看见我!”

“…….”生气了?

 

在同一间房间里好像气氛都不太对劲,刘志宏脚一转弯逃似的去洗澡了。

 

尽管隔着两层磨砂玻璃刘志宏始终别扭,脱衣服的动作僵得堪比机器人,还好热水和沐浴露的洛神花香稍稍缓和了神经。但当发现衣服忘拿的瞬间一切又回到起点。刘志宏带着天要亡我的脸色,用浴巾紧紧包着自己,几番权衡之下还是假装冷静地喊了门外人拿衣服。

 

门口出现了黑影,刘志宏蹲在门边,伸手拧开了把手,开了一条缝,可是门外半点动静都没有。想了想把手伸了出去,手腕突然被抓住,刘志宏吓得要缩手,突然柔软的衣物被放在自己手上。

 

 

“噗。”千玺松开了手,“下次别那么不小心了。”

“嗯……嗯。”

“你怎么这么不经逗呢。”

“……”

 

 

刘志宏穿好衣服,冲出门就往床上扑,还没把红透的脸埋进枕头里,又被千玺给揪了起来。

 

“头发还没干呢,急什么。”

 

刘志宏默默地看着千玺从柜子里翻出吹风机,手挥挥叫刘志宏过来。刘志宏蹭到床边,头顶就响起呼呼的声音,一双手在头顶抚弄,吹得久了,刘志宏舒服到差点倒头就睡。等吹风机的噪声一停,刘志宏整个人往后仰,倒在千玺的肚子上。

 

“你怎么吹头发的手艺怎么这么好,比理发店的小哥可好多了!”

“你要是喜欢,以后天天给你吹。”

“……”

“害羞了?没事儿,习惯就好。”

“呼…呼…呼…”

“......”

 

 

19.

 

第二天上午终于可以下海啦,刘志宏猛地扑进海里潜了一会儿又浮上来,眼前的水花还没抹干净,眼前突然又迸出一片水花,一只手钻进T恤抚上肚子。

 

“你干嘛呢易烊千玺!!!”

“可以啊刘志宏,你都有腹肌了。”

“那当然,你有我为什么不能有。”

“可惜没我的多。”

“…你故意在这炫腹肌呢吧!”

“哼,炫的人是你吧。”

 

不远处的刘志远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沉默片刻,熟稔地游向了反方向。突然又回过头来,浓眉皱起来。怎么老突然觉得不太对劲啊。

大家在水里玩了个尽兴,刚游上岸又撞见一群人在打西瓜,刘志宏被一群姐姐也给拉去玩。只是戴着眼罩的刘志宏完全找不着方向在原地转圈,笑翻了一群人。

 

“真是太丢我们刘家的脸了。”刘志远做了个没眼看的手势,面上尽是嫌弃的表情。

“是啊,蒙着眼睛在那瞎打,就是…有点傻。”说着又低头笑了笑。

 

 

回来路上听说晚上有烟花,于是晚上便去看看,开始前看到士林夜市就去凑了个热闹。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摊子,有卖小吃的大叔和摆金鱼摊的婆婆,一盏盏摊前挂着的小灯延绵成一片照亮街道。

 

刚进去没多久,刘志宏和千玺俩人就已经和大队走散,赶紧和爸妈发信息报了平安才放下心来。刘志宏视线从手机屏幕上向上移,对上那双琥珀般的眼睛,忽然觉得也算因祸得福。俩人一边逛一边吃了不少东西又玩了不少小游戏,沉浸在欢乐气氛中。

 

马上要到放烟花的时间,但俩人到了地方还没开始。刘志宏整理刚刚玩游戏赢得小奖品,发现有两只一样的kuma,于是把一只递给千玺。千玺把玩着手上的小熊,突然笑开了。

 

“跟你挺像的。”

“那里像!”

“一样可爱啊。”

 

突然天边炸开几朵绚丽的花火,然后是接连不断的响声,五光十色的烟花开完一朵又一朵。刘志宏脑海里回荡那句冲口而出的可爱,觉得这烟花确实开得很漂亮。

后边的涌上来的人越来越多,他们靠前的位置越发守不住了。千玺果断地抓起刘志宏的腕往后走,带着他穿过熙攘的人潮,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想起昨晚千玺也是在门前这样有力地抓住他的手腕,以及睡着时迷迷糊糊听到的模糊叹息。

 

“刘志宏,你就不能有个恋爱的样子吗。”

 

心下一动,刘志宏吃力地挤到千玺旁边,挣脱开千玺的手,在千玺惊讶的目光中,和他十指紧扣。就这样一直走一直牵,手心出汗了也没有人放手。直到走到街道旁,仍可以听到盛大烟火的响亮声音。千玺突然停下来,刘志宏感觉眼前一黑,耳边的烟花声瞬间消失,周边霎那间寂静无声。晚风穿过湿漉漉的手带来丝丝凉意。

 

他们在这个安静的时刻,彼此交换一个青涩的吻。

03 Oct 2016
 
评论(12)
 
热度(6)
© 林摇扇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