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积累欠缺,矫揉造作;立意肤浅,认识能力偏低;写法粗鄙,语言枯燥。
会一直写,尝试改掉这些缺点。
 
 

【千宏】情怀(三)

文:林摇扇子

CP:易炀千玺X刘志宏

 

 

09

 

“明天记得带新买的练习册,有几道题挺典型的,到时候看一下。”

 

刚洗完澡的刘志宏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单手回复千玺。

“OK!没有问题。”

然后又兴致勃勃的收拾明天要带去图书馆的东西。

 

说起来自寒假第一天开始,刘志宏当真几乎每天都跟千玺呆在一块儿。

上午两个人通常都是一起泡图书馆,每天都在落实千玺定的寒假学习计划,仿佛已成了两人默契的约定,刘志宏同学在千玺的影响下,总是学得格外认真。中午有机会就一起在外面吃,而一到下午两个人就四处跑,既逛书店和CD店,又跑到不知那条大桥上或者江边一边吹冷风一边聊天,是不是在奶茶店或者卖麻辣烫的地方吃吃喝喝,其中肯定少不了刘志宏对千玺吃一碗红油抄手就被辣得流鼻涕的一番嘲笑。

 

对此刘志宏的妈妈常笑着说儿子交到了难得有交了一个知心的人,刘志远则对自家弟弟交的这个新朋友感到无比好奇。再这样的调笑中刘志宏才猛然发现在这段时间里,原来他和千玺这样几乎每天都形影不离,就差洗澡睡觉都待一块儿了,俩人关系不觉间突飞猛进,刘志宏都诧异。

 

但是这样日复一日而有趣充实的日子并没有一直持续下去。

 

第二天刘志宏出门前突然收到了消息,点开发现是寒潮预警,几天前这次大寒潮就被传得沸沸扬扬,看样子也马上要到了。

怪不得最近天都变冷了,刘志宏一边裹紧衣服一边想。

刘志宏在图书馆的柜台前从包里翻自己的图书证跟前几天借的书递给图书馆管理员,管理员是一个年纪颇大的妇女人,动作干脆利落地在键盘上敲打着信息,然后把图书证还给刘志宏,笑得眼睛微眯起来。

“今个儿早上这么大的风怎么也不穿多几件啊。我看你你每天都很准时到啊!要是我儿子也像你这么懂事就好啦!“

刘志宏腼腆地对阿姨笑了一下,手里拿着图书证,缓缓走向平日里他们坐的那个位置。风吹得窗哐哐作响时值冬季的天低沉,即使现在天色大亮,仍不见日光。八点钟对一个城市来说已经不算很早,街上各式各样的早餐铺子和商店都开门了,街上步履匆匆的大多都是些上班的人和出来耍的小孩,而学生们大多还窝在温暖舒服的被窝里睡大觉,枕边的手机点开屏幕一定是昨晚熬夜看的电视剧或者漫画。像刘志宏这样的很少。

 

刘志宏望着窗外,几只叽叽喳喳的鸟在窗外扑棱着翅膀。

 

“发什么呆呢?”

熟悉的声音骤然响起,刘志宏回头轻笑,接着两人按照惯例,翻出练习册或书本全心投入在自己的事情当中,

刘志宏不知道为什么心绪有点乱,刚才千玺喊他那一刻才发现,手里紧紧攒着的那张图书证已经被手心的汗水沾湿,依附在自己那张笑的阳光灿烂的证件照上面。

 

大概在桌前坐了两三个小时,期间不时交耳讨论题目,圈圈画画,等差不多午饭时分才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

“我觉得按照我们这个效率一直下去呀?下学期学起来肯定是简单轻松很多,现在状态不错,效率很高,马上就要过年了,我要回老家去,没人监督你,也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么自觉啊。”

“啊?”刘志宏歪着脑袋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要过年了这么快?不知不觉都已经一年过去了。”

“是啊,时间就是这么快所以才好好珍惜,不要浪费嘛。”

“突然好期待呀!”刘志宏一想到过年这个词,脑海就忍不住开始浮现到处都是出白红色的灯笼和对联。即使在半夜也不停歇的烟花和鞭炮,一大家子人围着一张大圆桌吃热腾腾的饺子,想着年味儿就快渗出想象凑到刘志红的鼻尖来那了。

千玺看着刘志宏兴奋起来蹦蹦跳跳的脚步,不自觉眼里就附上了一层温柔的光。不知道何时从云层泄露下来的阳光透过细碎的刘海,照进那双眼里,刘志宏用余光瞄了一眼就不敢再看,按耐住心中的小鹿乱撞,沉默着不再说话o。

 

 

过了几天,千玺就发信息过来,说他已经出发回老家,拍了几张沿路的风景附带几张软糯的他弟弟,看着手机屏幕里楠楠嘟嘟的小脸,对着镜头小嘴一噘,伸着两只小手追着镜头跑。

萌得笑出声来,哥哥在一旁,听见刘志宏看着手机突然就笑开了,觉得不对劲,凑过去一看屏幕,就是一个小毛孩儿,还挺可爱的。

“是谁呀?”

“嗯?”刘志宏转过头来,被突然凑近来的脑袋弄得缩了缩脖子,:“同学的弟弟。”

“是不是又是那个易烊千玺呀?你跟他关系还不错吧,听妈念叨好多遍了。”

“嗯,是呀。不过人家可是个大学霸。“

“学霸也是努力得来的啊,我看你学的也挺着紧的,没有比他差哪里去。说起来,马上要过年啦。“

“是啊。“刘志宏点点头。

其实刘志宏知道他哥哥和很多不同的男生都不一样,性格开朗活泼的同时性格也很温柔,听他妈妈的描述里大概从小到大都是个乖乖的,不会惹什么麻烦的人吧。

刘妈妈说着说着就绕到刘志宏身上,每次都在餐桌上一边吃着一边笑得一脸幸福洋溢,说自己生了两个好儿子,都不用自己操心啦。

 

很快到新年之际,刘志宏一家上下都开始忙碌起来。贴春联儿贴对花儿,大扫除,买年货。因为刘志宏家离她奶奶家近,一般都是各门各路的亲戚先去他奶奶家聚在一块儿,在那吃个午饭,然后下午再开着好几辆车到刘志宏家里守岁。

这个时候就会摆上基本上一年才开几次的大圆桌,所有的婶婶阿姨都在厨房里一边准备年夜饭一边唠嗑儿,客厅里都是些大人讨论政治讨论车子房子,年纪尚幼的小孩儿就会在客厅里闹,稍大的小孩儿就会自己缩在角落里玩手机。刘志宏大概就是属于那种坐在大人堆里,也不玩手机也不闹,静静的坐在状似在听别人说话,实际上在神游的那一类。

刘志宏实在是闲的发慌,又躲在厕所里,打开手机,千玺给他发了一张图片,站在背景荒凉的山上,反戴帽子露出英气的眉毛,对着镜头比耶笑的格外灿烂。

刘志宏盯着照片看,正打算收起来,出门前抬头就望见镜子里的自己也笑得格外开心。

 

 

等到了晚上,所有妈妈们准备了一天的年夜饭做好了,饭桌上都是饭菜的热气腾腾和啤酒的味道,大人们互相敬酒,窗外烟花声即使隔着门窗也依旧响亮。就这样一边聊一边吃,一直到深夜了。电视机上的春晚播了几个小品相声,逗得刘志宏哈哈大笑。

刘志宏一口喝尽杯中的椰奶,突然眨眨眼年,点开微信,从头像就能看出他这个弟控的痴汉脸,扫了一圈身边的人,偷偷溜去阳台,盯着手机上的时间,打下新年快乐,想想把句号删掉,打上了三个惊叹号。

看着手机里的时间一点一点过去,也不知怎的就是突然想给他发新年快乐,时间很快就跳到11:58,紧紧捏着手机,突然觉得好紧张。

扑通!

扑通!

扑通!

“刘志宏你怎么在这儿呢?赶紧的,大家找不到你担心着呢!你还在这待着看手机。”刘志远急忙o拉起刘志宏的手就往里面拽,刘志宏还没有反应过来,等进去的那一刻电视机响起几个主持人正宗普通话。

“新年快乐!”

 

饭桌上的气氛一时又热到极点,刘志宏夹在里面干笑,心里猛地失望起来,甚至有点委屈。差不多过了个把小时大家才散,刘志宏迅速的洗漱完毕,跑回房间急匆匆打开手机却什么都没有,刘志宏忍不住扁起嘴,莫名想哭。

把编好的草稿刚发过去,下一秒就有消息应该是和自己同一时间发过来的,是一条语音,迫不及待地点开。千玺独特的嗓音伴着有些吵杂和背景和千玺的喘气声。

“不好意思啊,我本来想准点给你发信息祝福的,结果就差那么一分钟就给我妈拉走了,现在才差不多要结束,对不起晚了。不过话还是要说一声的,呼……”

“新年快乐,刘志宏。“

 

语音结束,刚才强忍住的泪水没了阻碍顺着眼角滑落进枕芯,可是刘志宏觉得无比高兴,一时间脑袋一片空白。

“是已经睡了吗?”

刘志宏笑着,清了清喉咙,也按住录音的麦。

“新年快乐,千玺。”

 

那么快又喜欢你一年了。

今年我还会继续努力的。

 

 

10

 

寒潮临至,刘志宏基本上每天都在温暖的被窝里补番打游戏,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玩得昏天黑地不亦乐乎。有的时候刘志远也凑过来和刘志宏一起,兄弟俩挤在一个被窝里,如果忽略时不时传来“刘志宏把你的脚从我腿上移开!”“哥你不要再扯我被子啦!”这样的声音,兄弟俩看上去感情好得不得了。

刘志宏刚把最近一个热火朝天的番剧从头补到尾,眼睛酸得不行,整个人窝在棉被里,暖意融融,想眯一会儿,闭上眼睛昏昏沉沉,却也睡不沉。掀开眼皮余光扫到他哥手机里不知在放什么电影,阴冷的古城和幽深的森林。无聊至极以至于困意再次袭来,闭眼便坠入梦乡。

 

与往年不同的异常低温导致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大多都在年后的日子里享受家的温暖。近几日也没有和千玺联系,刘志宏没在意,趁寒潮让惰性大发,像冬天里藏在树洞里的松鼠,舒服得紧。

 

刘志宏醒来,身旁已经空了,只剩下个未播完的电影画面停留在手机屏幕上,银雪覆满古城,幽深冷寂的感觉更甚。打着哈欠慢慢坐起,抓起手机发现千玺居然发了朋友圈,照片里千玺穿着红色的连帽套装,一副超大的炫酷护目镜倒映出自拍的手机,艳红的嘴唇挑起一边,竟有些挑逗的意味。

这种大冷天还出去滑雪,刘志宏表示不是很懂,但想到千玺在寒气逼人的雪场里帅气地耍弄单板的模样,好像还不错?相比之下,刘志宏看着被自己睡得乱歪的睡衣,想起已经被遗忘的寒假计划,深切体会到虚度光阴的堕落感。

 

刘志宏赶紧从床上爬起来,冲去厕所一激动就用了冷水洗脸,感觉身体一抖灵,清醒了许多。真的打开台灯坐在书桌前,又开始有点恍惚,对着练习册怎么也入不了脑。

 

 

“学霸,这么冷的天还去滑雪呀。”

“就是冷才好玩儿。”

“那下次记得带带小弟我。”

“肯定的啦!”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

 

刘志宏真想刮自己一巴掌,正想着解释,那边却传来了消息。

“怎么,想我了啊?”

“……”脸红中。

“对了,这几天预习得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做作业。”

“……”黑脸中。

“哦,我猜是没有。”

“拜托,不要这么扫兴好吗。过年你也管,易老师你也是不要太严了。”

“没关系啦,这几天我也是顾着玩。我大概马上就要回来了,到时候我们再补补也不迟。“

”嗯。”

 

刘志远一进门就看见弟弟捧着手机傻笑,感觉不太好。不会是真的恋爱了吧,这傻小子也有看得上啊。哥哥表示因为又担忧。噫,哥哥不好做。

 

刘志宏在哥哥的催促下去吃饭,也不知道怎么了心情突然畅快了许多,饭吃起来吭哧吭哧,看起来很好胃口,连饭后看见练习册都觉得亲切,便认认真真地伏在书桌前一坐就是一个下午,好多之前理解得不太顺利的题都变得特别顺眼。

 

哎,易烊千玺,你是不是给我施了巫术啊。

 

沉浸在学习里的这几天过得特别快,所以当刘志宏知道千玺已经回来的时候,那种猝不及防的仿佛一下子被抱满怀的喜悦,在心里叮啄着软肉,酥痒不已。

第二天俩人又黏糊在一起,躲在开着暖气的图书馆,做着题又凑着说话,重新见面好像不但没有生疏反而好像更亲近了。

不知道是谁带的咖啡,香味飘过来,勾得刘志宏有点迷糊,回头看,竟然是王俊凯和王源,俩人共戴一对白色耳机,毛茸茸的脑袋特别近,细看王俊凯的猫纹和王源的大红脸都叫刘志宏意外,心里竟有些奇怪的情绪,有点安心又有点慌张。

到最后千玺实在抵不住坐一上午的图书馆,心根本静不下来,拉着刘志宏往外走。天气始终没有上升,而且寒潮还愈演愈烈,像他们这样跑出来的人不多,走在空寂的街上,千玺又有些后悔出来了。

并肩慢慢地走,刘志宏突然停住,千玺正奇怪着,循着刘志宏的目光望去,是家咖啡馆,从边角贴着白色花儿的玻璃窗里透出的橙色灯光在一片冷寂中格外温暖。刘志宏二话不说就一脸期待地走了进去,千玺在他身后默默跟着,走到店内,寻了一张靠窗的位置,就有店员过来。

“榛仁拿铁行吗?”刘志宏望向千玺。

“嗯。”

“两杯榛仁拿铁,谢谢。”

千玺认为刘志宏大概是被图书馆的咖啡香给馋的吧,那味道也确实迷人,千玺嗅到竟觉得有些迷醉。不知道是什么神人在图书馆放这美味来。

咖啡上桌,醇香便钻进鼻腔。千玺端起白色瓷杯,奶泡覆着咖啡,被撒上榛仁碎粒,尝一口,唇齿留香。

千玺一抬眼,忽地笑出梨涡,拿起纸巾十分顺手地就碰上刘志宏的嘴角,抹去奶泡。收回手,就是一个大红脸。刘志宏觉得这家店的灯光真好看,映得千玺那双眼水波流转,温柔缠绵,望过来的眼神柔然无比,叫刘志宏瞧着心肝儿颤。

 

耳边突然传来温柔熟悉的乐声,刘志宏一时间想不起来,正苦思冥想,千玺突然喊了他一声,看见他脑袋轻轻一动,眼神示意他看向窗外,刘志宏一看,整个人愣住。

 

窗外居然是雪白一片,细细碎碎的雪花静静默默地从苍穹飘落而来,缓慢而轻柔,仿佛在温柔注视着天地。窗角刚好喷上了白色雪人,一条微笑的弧线,似乎也在欣赏这漫天美景。

 

 “雪已经积得那么深

     Merry Chrismas to you

 我深爱的人               ”

 

原来是雪人啊,千玺想。

那人像是看呆了,嘴唇微张,睫毛微翘,千玺一晃眼,觉得那绵绵的雪好像透过了玻璃,在那人的睫毛上舞动。

 

好冷

   整个冬天在你家门

   Are you my snowman

   我痴痴 痴痴地等      ”

 

 一片一片 一片一片

   拼出你我的缘分

   我的爱 因你而生           ”

 

“雪,一片一片 一片一片

   在天空静静缤纷

   眼看春天就要来了

   而我也将 也将不在生存    ”

 

 

11

 

寒假后期,也没能如刘志宏所愿,恢复整天和千玺腻在一起的生活,说是要回舞社训练。刘志宏倒是还挺习惯的,只是没了千玺的陪同和监督,学习这种事儿已经完全抛到九霄云外,一个晚上完成本就剩下不多的作业,然后再余下的假期里像撒泼的猴儿一样疯玩了个尽兴。

 

偶尔去舞社看千玺跳舞,一不小心就遭到众多哥哥姐姐们的调戏,再被千玺从窘境中救出,约上王源和日渐熟悉的王俊凯一起去吃火锅。

 

四个人围一圈,中间的火锅升腾起白色热气,个个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眼前烧到沸滚的红色鲜汤,辣味已经通过水汽钻入鼻腔,王源一马当先将自己最爱的肥牛一股脑倒入锅内,剩下三个也不甘示弱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王源最等不及,时不时就拿筷子捞食材,王俊凯老妈子地劝他不要急手里的动作却是在帮他,刘志宏也禁不住这美食诱惑,吃到一半被辣到喉咙,整张脸都呛红了,吓得千玺赶紧要了杯冰乌龙就猛灌刘志宏。

总的来说还是顺利的,聊起游戏篮球球星也津津有味,嘴上不停手也不停,称得上吃得畅快。

 

 

二月初,寒假在恋恋不舍中离开。

刘志宏坐在教室里,眯着眼睛和同样迷迷糊糊的千玺傻傻对望,王源蹦出来笑他们有夫妻相,刘志宏一愣,一脚踢在王源的小腿上,激得王源蹦起来,口里念叨着连王俊凯都不敢踢他,刘志宏笑,面上看王源手舞足蹈,余光却偷偷关注着另一人,看他还是一脸懵懵的神色,也不知该不该松一口气。

 

开学第一天脑子还算清醒,下午开始上课时,手里摸着还带着油墨味儿的新书,刚好第一节就是生物课,老师课前絮絮叨叨地说生地中考是中考的第一战是多么的重要,一个学期不到就要真正入考场要多加重视。

 

刘志宏眨眨眼,想起来之前那些青涩时期所泛起情愫,第一次面对这种被他名为喜欢的特殊感情,其实心里慌得很,总是把心中的那个人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胆怯畏惧,害怕触碰,只知道在背后偷偷窥伺,夜空下的每次奋斗剖析开来都是不甘心。

 

听说人的性格每七年一大变。

好像从正式跨入十四岁的那一天起,便对这份感情豁然开朗。开始尝试着主动去接触,更加深入的了解变得格外迫切,切实的行动使得暗夜里那些被自己刻意隐瞒的对抓不住的惶恐心情逐渐减淡。

说到底都是少年心性。

 

 

一天的课程终于结束,刘志宏才开始感觉到身心疲惫,寒假的一把疏散骨头硬撑了一天。初二下学期起学校便要硬性要求住宿,为的是更好地备考,刘志宏收拾好东西,教室里已经不剩几个人,回头看千玺果然没走。俩人结伴去食堂吃饭。

 

饶是千玺也要被眼前的景象给吓蒙了,平日里听一些住宿的学生抱怨过食堂的疯狂,没想到听来的效果不如亲眼一见。和刘志宏默契对视一眼,双双叹气。只好认命地挤进万千的人头,摩肩接踵,举步维艰。刘志宏伸长了脖子去避免嗅到空气中的汗臭。

 

等终于端着盘子逃出深渊,刘志宏猛吸一口清新空气,里衣已经湿透,找到自己的位置就手快地脱去外套,拿纸巾抹去额上的汗,刚往嘴里送进一口炒饭,就见千玺走来,也是汗涔涔的,善解人意地递给他一张纸巾。

“太疯狂了太疯狂了,想到以后每天都要经历这样的阵仗我就快要绝望了。”

“学校是想让我们明白,吃饭不易。”

 

班里大多上学期就开始报住宿适应生活,剩下极少数人都被分到一间宿舍,刘志宏昨天收拾没注意看,所以见到自己上床被今早舍务贴上的独特名字,还是忍不住偷偷笑了。

 

晚修刘志宏做完作业,从抽屉里摸出地理习题,因为寒假最后的放纵,很多预习好的知识都被淡忘,不过稍微翻翻习题,慢慢地就重新掌握了。练习册里时不时冒出一些字眼被千玺圈起,一旁还会有些注释,字迹刚劲有力又不会太过硬气,笔锋犀利得刚刚好,倒蛮像字的主人的倔强和耿直的特质。

 

复习像寻宝,时间轻轻松松就过去。

 

刘志宏其实有点不是很适应,不过同宿舍的人也都是刚住宿,互相还算照应。第一次被学校的铃声叫醒,当睡眼惺忪的刘志宏和千玺在洗漱台前并肩刷牙时,迷迷糊糊地想,这样好像自己和千玺同吃同住的感觉蛮不赖的。于是心情颇好地替身后的同学拿毛巾,一不小心糊了人一脸。

 

 

千玺确实是挺受欢迎的,开学第一个星期将过,刘志宏习以为常地看果然又有一个别班的女生站在门口,犹犹豫豫地问刘志宏千玺坐哪,刘志宏一指身后,女生又是扭捏一阵便把手里被仔细包装好的礼物放进千玺的桌洞里,随意一瞥,果然礼物盒下面被女生遮遮掩掩地夹了一封信。

 

刘志宏自己也不知为何动作很快,总是第一个到教室,所以每天都见证了易炀千玺的渐增的人气。对此刘志宏心里颇有些得意,明明受欢迎的也不是自己,千玺有时对刘志宏脸上那与母凭子贵相差无几的表情,无奈得要死。刘志宏看着千玺对自己无奈地笑,一边也不暗自戳破自己那小小心思,一边也是心里茫然。

 

 

周五刘志宏回到家里,舒舒服服地洗了两次澡,晚上吃的是妈妈给自己做的大餐,躺在家里专属自己的柔然大床,深刻懂得失去才会珍惜的道理。

 

开学的作业往往不会多,不过刘志宏有个特殊的任务。班主任说要选举一个学习委员,可以写自荐信,也可以举荐,不过显然并没有同学在意,自然也没有人自荐举荐。班主任其实心底也明白就私下找他说是让他当,写封自荐信权当走个形式。

 

刘志宏小学只做过英语课代表,当时的英语老师不在乎成绩,新老师看着他面善就给他当了,得亏刘志宏英语不算差,一当就是六年。倒是上了初中,老师们都介意课代表的成绩,刘志宏当时的升学成绩只算中上,自然轮不到他。现在突然给份职责,不自觉就重视,甚至跃跃欲试,一封自荐信写得行云流水。

 

回到学校,老师通知一下,才知道,原来被老师撺掇的不止他一个,副班长也被任为同样职务。副班长是个平日里较腼腆,长相清秀的女生,不过平时办事儿挺稳的一个人。刘志宏对她的记忆里印象较深的是开学时替他在诺大学校里找到了男生食堂,刘志宏本来就有点路痴,那个女生也不知道食堂在哪,陪他在大太阳底下找了好久,本来多不好意思啊,不过女生只是对他笑,露出一点点兔牙,眼睛弯成月牙,很亲切。

 

“希望以后刘志宏和路小婷以后互相合作,共同担任好学习委员一职。”

 

刘志宏听到反射性去看路小婷,她也刚好转头,见刘志宏望过来,笑出一对兔牙,看起来略显羞涩。

 

 

 

 

 

25 Jul 2016
 
评论(1)
 
热度(11)
© 林摇扇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