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积累欠缺,矫揉造作;立意肤浅,认识能力偏低;写法粗鄙,语言枯燥。
会一直写,尝试改掉这些缺点。
 
 

【千宏】情怀(一)

文:林摇扇子

CP:易烊千玺X刘志宏

 

01

 

     课室外面雾气弥漫,窗前高树的油绿色枝叶有一半渗出一半浸在雾气缭绕中。

     寒冬的早晨依旧严峻而浪漫。

  

       刘志宏舔了舔嘴唇,手里握着一张卷子,手指轻轻捏起卷子的一角,捻了捻又松开,被捏起的那一角被手心的汗水蹭得微湿。

      清了清嗓子,离开座位的动作小心翼翼。

     “千玺。”刘志宏的声音有点哑,“这道题老师讲得时候我还明白,可是昨晚更正又不太明白。你给我讲讲?”

     千玺听完把刘志宏的卷子覆在刚刚背的提纲上,努嘴示意刘志宏坐到自己的左边去,笔杆轻轻晃动,梨涡悄至。

     双手握成拳规矩地放在膝头,抿着嘴,认真听讲。

 

    

    

“好了,就是这个意思。其实这题跟上面那题概念差不多,只是这题多了刚刚说的几个点,一定要注意。“千玺在卷子上写了几个公式,抬头,”知道了没?“

  “呃,嗯嗯。“刘志宏急促地点头。

“嗯……“刘志宏拿回试卷,  抠了抠椅子边,”我听说这次晚会,千玺你要弹唱?“

  千玺闻言笑了出声,不好意思地微低着头。

 

“是啊,学生会有个朋友,骗着我参加了。其实有点被迫啦。放学还得花时间排。”

 “那唱什么歌啊。“

 “宝贝。”

    眼睛猛得一睁,才反应过来。

 “那我可以看你排……”

还没说完又止住,抬眼看了看千玺,千玺也愣了愣。过了一段时间千玺才挠挠头。

“我会有点不好意思啦。不过你想看,放学找我,也可以看一看的。”

     

 

   刘志宏今天有点开心,具体表现为……傻笑——据同桌王源提供。

    

   然而等放学的时候刘志宏有点后悔了。被作来排练的音乐室里桌椅都被移到两旁,室内的人来来往往,各自忙碌。因千玺去拿吉他而被落在音乐室的刘志宏真的是,喔喔,尴尬啦。

   内心正祈祷着千玺快快回来,肩膀被拍了一下,刘志宏抬头,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一双本应深情款款的桃花眼盯着他。

“你谁?没见过你。”

“我同学排练,我来看看。”声音抖了抖。

话音刚落,千玺就赶来,手里握着吉他,有点喘。那个人看见千玺,没说什么,就走了。

临走前貌似还看了刘志宏几眼。

 

“不好意思,那个拿钥匙的老师有点迟。久等了。”然后随手扯了张椅子,吉他搭在腿上,试了试弦。

  今天早上天气还是阴沉沉的,下午又出了太阳,却寒意不减。黄昏时分还是有夕阳,照进室内,轻轻擦过吉他少年柔软乖顺的头发,青涩温润的脸庞和被主人穿戴整齐的校服。

少年独特的咬字和略微沙哑的声线。

 

“我的宝贝宝贝
给你一点甜甜
让你今夜都好眠
我的小鬼小鬼
逗逗你的媚眼
让你喜欢这世界

哗啦啦啦啦啦,我的宝贝
整个时候有个人陪
哎呀呀呀呀呀,我的宝贝
让你知道你最美“

吉他的声音渐渐低下,周遭似乎一片安静。

一抬眼,那双琥珀一般的眼睛在夕阳中显得更加漂亮,泛着晶莹的光。

 

他慢慢走过来,感觉体温在不断上升,心跳好像大声到带动自己的手也在止不住颤抖。

“刘志宏……“

 

 

02

 

自从看过那次排练,刘志宏和千玺的关系渐渐熟络起来,课间时常凑在一起说笑,有时放学也会一起走。只是刘志宏再也不敢去看千玺排练了,上次千玺那首温柔漩涡般的歌曲和末了一句好不好听的询问已经把刘志宏迷得晕头转向,晚上做作业的时候愣是呆了半个小时,耳边不断循环着那迷人的嗓音。

 

 

周五放学前初中部搞大清洁,刘志宏被分配到最艰苦的工作之一——扫公区。这个集扫地、扫蜘蛛网、洗地、拔杂草和捡草坪垃圾于一体的神奇工作。不过当看到某四个字端正地放在洗厕所这一栏的时候,刘志宏也就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起码又有人陪他一起苦。

而且貌似比他还惨。

 

 

扫公区大多是男生,也分配了两个细心的女生,大致分了一下工就开始行动。刘志宏个高,被拉去扫蜘蛛网,踮着脚手还一直伸直了扫墙角,几轮下来,也就几个男生身体素质好才没觉得太累。最后大家弯着腰一起把草坪里的杂草和垃圾清理干净,积水给扫走,剩下满满的两筐的垃圾被两个女生主动承担。

刘志宏本来想走,但不好意思两个女生提着这么重的东西,想想还是拎起一筐。

“算了,我也去倒吧。”

 

路上遇见千玺,手里提着好几个黑色塑料袋,两条腿飞快地晃动直冲垃圾场,头发被风吹成中分,看起来傻不拉几的。刘志宏一边在内心嘲笑着千玺的发型一边暗自庆幸还好自己来了,赶得上和千玺一起放学。

 

回家路上的路灯虽亮了,但天还未大暗,在白昼的末尾还顽强亮着。风虽不如前段时间喧嚣,但吹在人裸露在外的皮肤还是有些刺疼。刘志宏缩着脖子,两只手插在口袋里不拿出来。

“学霸,洗厕所的感觉怎么样?”

“感觉一切良好,就是垃圾袋破了几个,害得我一路狂奔生怕掉一地垃圾。但是组织依旧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刘志宏同学也可以来体验一下不一样的生活。”

“去你的,学霸你自己好好体验。不用拉上我,任我自生自灭吧”

经过这段时间和千玺的相处,渐渐发现千玺的猴性,已经见怪不怪了。

“那不行。刘志宏同学这次更正被表扬了吧,还是有我的功劳的。”

 

“千玺。”

“嗯?”

“不如你帮我补习吧。马上要考物理总测了,可我物理真不行,现在还乱的很呢,我蛮担心的……”

“好啊。”千玺的脸缩在竖起的衣领里,“明天吧,我能去你家吗?”

“当然可以啦!放心我会给你准备好热乎乎的奶茶的!”

“那行。好了,车站到了。明天见啦!”

千玺是坐公交车回家的,刘志宏家离学校近,离千玺搭车的车站也不远。俩人到车站也该分开啦。刘志宏走了几步,回头看见千玺背着大大的书包,在冷风中缩在车站的小角落里,突然想到上次考差的时候遇见千玺也是这样,一个人缩在车站,头发被风吹得飞起。好像想起了什么,加快了往前走的脚步。

 

 

千玺大吃一惊。本来等着车,无聊地用脚尖划拉的地面。一杯奶茶出现在自己的视野。睁大眼睛猛地抬头,看见刘志宏笑着看他,酒窝深陷两颊。

“又冷风又大,奶茶热得很,给你暖暖。”然后也没怎么就走了。

千玺就一直捧着热乎乎的奶茶直到上了车。刚坐下没多久,手机响起清脆的信息提示音,千玺抖了抖,像突然回过神来。打开短讯,是刘志宏发的:

明天早上8点车站,我来接你。行吗?

千玺回了句好就收起手机,手指贴在依旧有些烫的杯壁,拢了拢,喝了几口,被风吹得又干又冷的嘴唇渐渐恢复了温暖,整个人也暖洋洋的。

过了一会儿千玺才发现,他从接过奶茶开始,心就一直跳得好快好快。

03

周六上午,千玺收拾好东西就坐车到车站。隔着窗玻璃远远地就瞧见了刘志宏,套件厚大衣,黑色裤子包裹住两条笔直的大长腿,大半张脸被衣领遮住,露出一双眼睛眨巴眨巴。看见千玺下车,刘志宏笑弯了眼睛,底下的卧蚕看着分外明显。

 

“怎么来得这么早?”

“你也早了啊,放假不睡懒觉吗?还担心你会睡过头,都做好准备自己去咖啡店先坐着呢。“

“怎么会呢,易大学霸牺牲自己的宝贵时间来给我补习,哪敢扔你一个人在寒风中颤抖呢。“

“算你识趣。“

 

俩人并肩走在路边,千玺总觉得今天的刘志宏和平时在学校的刘志宏好像不太一样,可是要说哪里不一样,却又说不出来。

 

刘志宏家确实离车站不远,很快就到了。千玺一进门,就看到一位妇女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中长的头发微微卷着,脸上和每位同龄母亲一样生了些细小的纹,笑起来格外亲切。

“千玺是吧,哎呦看就是个很乖的孩子。给志宏补习麻烦你了,在阿姨家不要客气,啊?“

 “不麻烦。”千玺摇摇头,害羞地笑了笑。

“阿姨不打扰你们,志宏房间在那,你们自己玩儿,不要拘束。昨天志宏一直在说你来,开心得不得了呢。“

 

刘志宏进门后脱了外套,就去装热水冲奶茶,端着进房间,正好听见这句,千玺也望过来。刘志宏的脸一下子红了,说话也磕磕巴巴的:“我、我房间就这儿,你进、进来吧。“

说完立马窜进房间,千玺被逗笑,跟阿姨说了声也进了房间。

 

刘志宏的房间很普通,一张床,一个长书桌,一个书柜和衣柜。床单被套主体黄色,桌上摆着台灯,笔筒,字典,作业和一些杂物,至于书柜好像看到有一套连载的漫画,应该是有在追。

不知是意料之内还是出乎意外,总之就是很普通。

但千玺还是觉得好像有些特别不一样的。

 

书桌前有两张凳子,千玺挑了个离台灯远的座位坐,想着另一个应该是刘志宏平时坐的。收拾出笔袋,刘志宏就递过来课本,被翻到了目录一页。

“这几章我不太懂,老是分不清凹凸透镜,讲的几个知识点都搞不清楚。”

千玺大致了解了一下刘志宏的问题,就开始耐心地跟刘志宏讲解,不时在草稿本上写写画画,两个人认真起来也讲蛮长的时间。

“哦!原来我之前一直没仔细看是不是透镜,怪不得越想越乱。”

千玺看着刘志宏恍然大悟又惊喜的样子,笔无意间在草稿本上划了几条线。

“你刚刚分清楚,还有点乱,最好再做一下有关的习题,更容易理解记忆。”

“有啊。”刘志宏在书包里翻出了本物理的课外练习册。

千玺暗下吃惊,平时刘志宏的成绩一般,没想到平时还挺努力的。做习题的时候刘志宏果然又开始乱了,不过在千玺的帮助下,也渐渐掌握。

 

 

不知不觉,挂钟的时针已经挪动了一大格,太阳突然跑了出来,俏皮地挂在窗外,倾漏而下的阳光穿过窗户,洒在两颗靠得越来越近的毛茸茸的脑袋。

 

 

千玺讲完题,就一直做作业到中午,谢绝了阿姨留他吃午饭的好意,就离开了。刘志宏送他到车站,目送他搭的车一直开到他看不见为止。然后一个人晃悠悠地走回家里。只被一层薄薄的布料包住的腿被风吹得有点僵,走起来没什么实感,轻飘飘的,带着整颗心好像都飞了。

 

刘志宏在开始备战期末的时候,突然脑洞大开,不再满足于仅在成绩上一个人单独奋战的感觉,只是以普通的同学身份站在千玺附近和其他人一样嬉笑。于是在一时不安又急躁的情绪之下主动去找他。

当千玺说来自己家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这超出自己想象范围的发展,一切来得太突然。昨晚刘志宏兴奋的在桌前想着见到千玺时应该说什么,可等躺在床上时,才发觉自己被幸福冲昏了头脑,冷静下来细想,刘志宏才明白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二话不说又爬下床,打开台灯翻看课本,理清楚自己不明白的地方。

 

再次爬回床上,冰冷的手脚慢慢暖和起来,急促的心跳也恢复了平缓的节奏。

 

 

大概是想和他走的更远吧。

04

元旦晚会在周四晚如期举行。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刘志宏有点恍惚,这事儿不知什么时候给抛之脑后,现在重新提起,脑海里第一浮现的自然是那日昏黄夕阳下少年与吉他的美丽景象。

 

回味无穷,心动如初。

 

 

也不知为什么,刘志宏总不好意思提这事儿,也许是那时的悸动叫人难以忘怀吧,总之一直到晚会那天,刘志宏也没怎么过问这事儿,也就在通知表演者去彩排时,才调侃了几句

 

由于晚会的缘故,每个人都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最后一节下课铃悠扬响起的那一刻,班里瞬间爆发出雷轰似的欢呼。要表演的人都冲出教室,赶着去报道。剩下的人迅速讨论开来,刘志宏也和王源抱在一起不停嘴地聊,俩人笑作一团,眼底尽是笑意,好像都在期许着什么。

 

 

晚上体育馆前热热闹闹,女生都换上自认为最好看的一套衣服,三五一群聚在一起讨论今晚会有哪个班里的谁要表演什么,男生抱着小卖部买来的饮料商量如何嗨翻今夜。千玺早早就去后台准备,刘志宏便和王源结伴而来。

 

“王源你不是唱歌可好听吗,怎么不上台秀一下歌喉,肯定大把女生尖叫。”

“源哥我才不需要,靠这张帅脸就够了OK?”

“是是是,源哥帅出天际。”

 

 

晚会表演俊男美女层出不穷,都脱下千篇一律的校服,换上更显风采的服装,被灯光追逐,尽情闪耀。其中上次在音乐教室见过的那个有桃花眼的男生也出现在舞台上,抱着吉他唱了一首安静,一束白光打下来,隐约可见英俊而青涩的轮廓,体育馆内难得安静下来,低沉迷人的嗓音在空中回旋,飘进人的耳朵里,抚平的却是心里躁动的情绪。

 

一曲终了,掌声雷动。

 

但深情款款的歌曲所带来的只是一时,下一个节目再次将气氛带动起来。

 

台上的人背对着评委席站着,突然一声响,几道灯光打在正中间的那个人身上,刘志宏猛地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盯着那个熟悉的背影,双腿开始微微颤抖,心砰砰直跳。

 

那个人缓缓转过身,迈着慵懒的脚步,把一块黑底白色细纹的三角巾绑在脑袋上遮住口鼻,一抬眼,凌冽的目光扫来。

 

一瞬间世界寂静,几欲窒息。

 

RHYTHM TA的音乐响起,全场沸腾。

 

那人随着音乐律动起来,不同于平时温和沉稳的样子,整个人都散发着霸道的王者气息,每一个动作都有力顺畅,带着不可一世的表情,手指前方,随头轻点,微湿的刘海在激烈的舞蹈动作中飞起,英气的眉毛上挑,浓重的眼妆看起来妖治又勾人。

 

刘志宏跟着班里的男男女女一起失控地大声喊叫,要将心中的惊与喜都抛出来,呼吸急促,一心一意不落下千玺的每一个细节,大脑好像一片空白又好像满满当当的全部都是千玺台上帅气的模样再塞不下其他东西。

 

随着一声重击,千玺摘下三角巾向后丢,头一侧,一颗汗珠顺着脸颊留下,胸口因舞蹈而不停起伏。尖叫声震耳欲聋,女生兴奋地涨红了脸,连男生也大声吼千玺太帅了,体育馆在风声喧嚣的夜晚是如此炽热。

 

 

 

当千玺一边擦着脸上的妆一边赶回来的时候,看见刘志宏呆若木鸡地坐在那,小心翼翼地凑过去。

 

“刘志宏?”

 

刘志宏愣愣地看着他,眼睛像波光潋滟的湖面。

 

“千玺,你真是太帅了。”

 

30 Jan 2016
 
评论
 
热度(20)
© 林摇扇子 | Powered by LOFTER